Sitemap: http://www.honsemi.com/sitemap.xml

向革命先輩學(xué)習調查研究——重讀《星火燎原》

來(lái)源:《解放軍報》2023年10月21日 發(fā)布:2023-10-31 09:58:51

來(lái)源:《解放軍報》2023年10月21日

作者:劉翎


重讀紅色經(jīng)典《星火燎原》叢書(shū),革命先輩開(kāi)展調查研究的故事不時(shí)閃現,讓人獲益匪淺。這些故事在讓讀者深受教育之余,也為我們思考今天如何進(jìn)一步開(kāi)展調查研究提供了許多啟迪。

調查研究是我們黨的傳家寶,是做好各項工作的基本功。

在開(kāi)展調查研究方面,毛澤東同志可謂開(kāi)風(fēng)氣之先。在極其繁重的革命和建設工作中,他實(shí)踐過(guò)或組織過(guò)很多次深入細致的調查。除了《湖南農民運動(dòng)考察報告》,僅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的土地革命時(shí)期,他就在農村專(zhuān)門(mén)做過(guò)尋烏調查、長(cháng)岡鄉調查和才溪鄉調查等十幾個(gè)系統的調查研究,以便了解情況、作出決策。1927年10月,毛澤東親自主持了“水口建黨”,這是“支部建在連上”的一次偉大實(shí)踐?!睹瘑T在連隊建黨》一文提到,在文家市收攏秋收起義的余部、開(kāi)始向井岡山進(jìn)軍的途中,針對部隊不斷出現的傷病殘增多、不少人離隊現象,毛澤東在思考如何保存、鞏固和發(fā)展這支革命武裝的方法。他每天不倦地找戰士們談話(huà),一些不認識他的士兵還以為他是老百姓,拉他挑擔子。正是通過(guò)這些細致的調查研究,才有了三灣改編?!爸Р拷ㄔ谶B上”從組織上確立了黨對軍隊的絕對領(lǐng)導,成為建設無(wú)產(chǎn)階級領(lǐng)導的新型人民軍隊的重要開(kāi)端。

依靠調查研究作決策,一直是陳云堅持實(shí)事求是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。1933年9月,國民黨反動(dòng)派向中央蘇區發(fā)動(dòng)第5次“圍剿”,蘇區的槍彈供應出現緊張情況。當時(shí)負責管理軍需生產(chǎn)的中華全國總工會(huì )黨團書(shū)記陳云,到中央蘇區崗面紅軍兵工廠(chǎng)進(jìn)行調研。陪同調研的馬文在《陳云視察紅軍兵工廠(chǎng)》一文中回憶,陳云去兵工廠(chǎng)調研,不召集廠(chǎng)領(lǐng)導專(zhuān)門(mén)進(jìn)行匯報,以免增加他們的負擔,而是通過(guò)在基層找人個(gè)別談話(huà)了解情況。他先后找了幾十個(gè)人談話(huà),白天晚上都談。談話(huà)時(shí),陳云十分注意聽(tīng)別人講,中間很少插話(huà),遇到覺(jué)得不清楚的地方才請人重復一遍,直到了解清楚為止。由于陳云平易近人的談吐舉止,工人們都毫不拘束,非常愿意和他談廠(chǎng)里的事。廠(chǎng)里有什么困難或意見(jiàn),他也在個(gè)別談話(huà)中就解決了。這次調研,為解決蘇區反“圍剿”中的槍炮彈藥供應問(wèn)題提供了有力支撐。

在讀《星火燎原》時(shí),我們常會(huì )發(fā)現,但凡遇到問(wèn)題或困難不知該如何下手時(shí),總會(huì )聽(tīng)到這樣一個(gè)聲音:“搞調查研究??!向群眾請教??!”正如毛澤東同志所說(shuō)的那樣:“凡是沒(méi)有辦法的時(shí)候,就去調查研究”“要有正確的措施,就要做調查研究工作”。聚焦突出矛盾和問(wèn)題,堅持問(wèn)題導向開(kāi)展調查研究,在出臺重要方針政策、作出重大決策部署前,要深入基層調查研究,了解和掌握第一手材料,這些都是我黨在長(cháng)期實(shí)踐中積累的經(jīng)驗。

1948年初,晉察冀邊區為了迎接新的斗爭形勢,需要修改農業(yè)稅(公糧)的標準,但又必須同時(shí)兼顧支援前線(xiàn)和提高農民生產(chǎn)積極性?xún)蓚€(gè)方面,征收辦法還得簡(jiǎn)單明了,讓農民人人弄得懂、算得清。邊區財經(jīng)辦事處主任黃敬問(wèn)手下的工作人員李成瑞該怎么辦,小李一下被問(wèn)蒙了,只好說(shuō):“我不知道?!秉S敬笑著(zhù)說(shuō):“我也不知道!但我知道,要回答這個(gè)問(wèn)題,必須調查研究,向群眾請教?,F在決定你帶一個(gè)工作組,馬上出發(fā)去做調查,時(shí)間20天左右,你看怎么樣?”李成瑞他們經(jīng)過(guò)深入細致的調查和走訪(fǎng),集中大多數人的意見(jiàn),又經(jīng)過(guò)研究試算,張榜公布方案,再根據意見(jiàn)進(jìn)行了幾輪修改之后,一個(gè)絕大多數人滿(mǎn)意的征稅方案終于落地了。當源源不斷的糧食被運到解放戰爭前線(xiàn),勝利捷報不斷傳來(lái)時(shí),有人開(kāi)玩笑說(shuō):“國民黨靠美援,我們就靠‘農援’!”

群眾路線(xiàn)是我們黨的生命線(xiàn)和根本工作路線(xiàn),是我們黨永葆青春活力和戰斗力的重要傳家寶。開(kāi)展調查研究同樣要走群眾路線(xiàn)。

解放戰爭中,時(shí)任松江軍區第359旅副旅長(cháng)的譚友林執行剿匪任務(wù)。由于地形不熟、經(jīng)驗不多,加之戰術(shù)不夠靈活,他們追著(zhù)追著(zhù)就讓一股土匪逃進(jìn)了神秘的老嶺。怎么辦?他們一面沿老嶺東側的牡丹江西岸布防,一面調部隊進(jìn)行深入老嶺搜剿的準備工作。土匪則采用“推磨戰術(shù)”——我軍搜林子,他們潛伏不動(dòng),等我軍搜過(guò)去,他們又冒出來(lái),鉆到我搜索部隊背后。在這極端復雜的困難面前,譚友林他們一方面通過(guò)開(kāi)展轟轟烈烈的土改運動(dòng),把群眾發(fā)動(dòng)、組織起來(lái),斷絕匪徒和山外的聯(lián)系;同時(shí)向一位與老嶺打了一輩子交道的采蘑菇老人請教。正是在群眾的大力幫助之下,譚友林他們最終取得了剿匪斗爭的勝利。

毛澤東在1930年5月寫(xiě)下的《調查工作》一文中,提出了“沒(méi)有調查,就沒(méi)有發(fā)言權”“一切結論產(chǎn)生于調查情況的末尾,而不是在它的先頭”等著(zhù)名論斷。這些論斷充分彰顯了提高調查研究能力的重要性。

劉志丹重視調查研究也是遠近聞名。他每到一地就訪(fǎng)貧問(wèn)苦,坐在炕頭地角找人拉話(huà),了解民情。哪些村子有幾孔窯洞、幾口鐵鍋,他都記得很清楚。因此,行軍打仗他從不用向導,人們都稱(chēng)他是“活地圖”。習仲勛在《群眾領(lǐng)袖 民族英雄——回憶劉志丹同志》一文中,生動(dòng)記敘了劉志丹當年搞調研的場(chǎng)景:“紅28軍打下沙峁鎮以后,在賀家川一帶進(jìn)行渡河準備。劉軍長(cháng)經(jīng)常不是跑到部隊檢查渡河準備工作,就是去找地方干部和群眾調查研究渡河的有關(guān)問(wèn)題。一天,黃河邊狂風(fēng)呼嘯,飛沙漫天。在一棵棗樹(shù)下,劉軍長(cháng)和一位60多歲的老人面對面蹲著(zhù)交談。老人把羊腿骨做成的旱煙管遞給他,他很熟練地用火繩點(diǎn)著(zhù)煙末兒,一口一口地噴著(zhù)煙云。只聽(tīng)老人很?chē)烂C地說(shuō):‘黃河有三不過(guò):春汛不過(guò),夏汛不過(guò),凌汛不過(guò)。眼下春汛快到了,上面河套一解凍,房子大小的冰塊順著(zhù)河水往下涌,那時(shí)節渡河,船一下水就會(huì )被撞壞?!瘎④婇L(cháng)‘噢’了一聲,果斷地說(shuō):‘那就搶在春汛之前打過(guò)河去!’”

《星火燎原》的許多文章中,我們常常能看到各級領(lǐng)導干部率先垂范,深入搞調查研究的身影。

朱總司令下部隊做調研,教導各級干部“我們八路軍戰士能夠吃苦耐勞,生活上沒(méi)有過(guò)高的要求,可你們要想法搞好伙食,特別搞好衛生,菜要洗凈,小米里的沙子要淘?xún)?,沙子硌牙喲”。他拿起一個(gè)葫蘆瓢,淘了半瓢小米,又放上水,一下一下地晃悠著(zhù),“看,這樣搞,沙子就沉了瓢底”。這樣的示范,親切、自然,又讓人終生難忘。

“戰斗隊”》一文記述了這樣一個(gè)故事。時(shí)任八路軍第120師師長(cháng)的賀龍,把給師直機關(guān)籃球隊講戰術(shù)的時(shí)機變成了一次講解如何做好調研工作的機會(huì )。賀龍對隊員們說(shuō):“打球和打仗一樣,最要緊的是充分做好調查研究和戰前的計劃、準備工作。心中無(wú)數,要想戰勝對方是不可能的,這就叫‘凡事預則立,不預則廢’。知己知彼,才能百戰百勝?!本驮谶@天黃昏,北風(fēng)驟起,飛沙走石。我5團、6團在師長(cháng)賀龍的親自指揮下向敵人發(fā)起了猛烈攻擊,一舉殲敵700多人。這一勝利讓官兵聯(lián)想起師長(cháng)在球場(chǎng)上所說(shuō)的話(huà),原來(lái)他就是這樣指揮戰斗的,也更加深了大家對“凡事預則立,不預則廢”這句話(huà)的理解。

25軍曾流行一首官兵自己編寫(xiě)的《紅軍三大任務(wù)歌》,其中有一句歌詞是:“人人需要調查工作,絕對禁止私人沒(méi)收?!笨梢?jiàn)當時(shí)大興調查研究,人人做調查工作的風(fēng)氣之盛。這正是我黨我軍密切聯(lián)系群眾的一個(gè)重要方面,也是我軍的一個(gè)制勝之道。

延安保衛戰前夕,駐守金盆灣的陜甘寧晉綏聯(lián)防軍教導旅為打好這場(chǎng)保衛戰,除了反復對全旅官兵進(jìn)行政治動(dòng)員外,還組織安排官兵分期分批看地形,進(jìn)行實(shí)地調研。第一批看地形的是營(yíng)團以上干部,重點(diǎn)組織防線(xiàn),區分任務(wù);第二批是組織各團排以上干部,熟識本團所屬范圍的地形;第三批是組織營(yíng)團的通信、偵察、參謀人員看地形;最后是全體官兵實(shí)地演練,使大家對防區地形情況做到心中有數、了如指掌,發(fā)現問(wèn)題實(shí)地解決。該旅參謀長(cháng)陳海涵后來(lái)通過(guò)《彭總來(lái)到金盆灣》一文告訴我們,正是這種扎扎實(shí)實(shí)全員搞調研的部署方式,確保了延安保衛戰最終取得輝煌的勝利。